知道这一条上位法,榆林产妇悲剧就可避免!人人都应知道!

09-08 17:56 首页 食药法苑

据报道,9月3日,陕西一产妇因要求剖腹产得不到家属同意,医院无法实施手术,情绪崩溃后跳楼身亡,引发诸多争议。从法律层面来看,这一热点事件提出了当前医疗领域的几个法律技术环节存在的问题:

第一,在多数人的经验中,我国产妇生产除了本人签字,还需要近亲属签字,这是为什么?这样做有什么法律依据?

笔者以为,之所以传统上医院一般同时要求本人和近亲属签名授权,是因为其一直遵循1982年《医院工作制度》第40条和1994年《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33条的规定。前者规定术前要单位或家属书面同意,后者规定医疗机构施行手术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

实际上,这种同时要求本人和近亲属签字的做法已经被新的立法推翻。2009年出台的《侵权责任法》第55条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医务人员未尽到前款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这也就意味着,在该法出台后,动手术原则上只须本人书面同意,只有不宜向本人说明的,才由近亲属书面同意。

在适用法律时,我们要注意,尽管医疗机构管理条例总体上仍然有效,但是与侵权责任法抵触的部分无效。这是因为侵权责任法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法律,效力高于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

在解读本案时,我们应当注意到,只要产妇术前有正常的表意能力,就应由其本人签字授权,这是其法定权利,由于涉及本人的生命和健康,除非客观上不能行使,否则绝不能全权授予近亲属。医院绝不能通过一纸授权书架空本人对手术的法定决定权。同时,产妇既然可以独立行使自己的签字同意权,就不需要其近亲属同时签字同意。

第二,如果在产妇因为客观原因无法签字,近亲属之间就是否签字同意手术发生争议,这该怎么处理?

实际上,无论是侵权责任法还是医疗机构管理条例抑或其他相关法律法规,都没有对近亲属内部作区分,所以我们不能说配偶在签字权方面就优先于父母。事实上,在本人客观上无法行使签字同意权时,配偶、父母、成年子女中的任何一方只要签字同意手术,手术就可以实施。如有医疗机构在父母要求签字而配偶不同意签字时不予手术,就构成了对患者及其父母权利的侵犯,应当对造成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

第三,在医院的实践中,产妇生产如遇危险,近亲属不签字,医院破例进行手术则需要承担风险,让治病救人的医院处于两难。这种局面如何破解?

若产妇不剖宫产有生命危险而近亲属未签字授权时,医院应依侵权责任法第56条实施剖宫手术。这种医生不经同意实施抢救的权利可以被认为是一种医疗特权。在实践中,尽管有根据医生正确判断,拒绝患者或家属不正确意见实施紧急医疗措施抢救成功的个案,但大多数可能会出现以下情况:(1)医方虽然救活了人,但因有后遗症,医方仍需承担侵权赔偿责任,部分特殊体质的病人一旦出现医疗意外则会加重医疗机构的赔付责任;(2)患方拒绝负担与其意见不一致时的诊疗费用应该属于常态。

事实上,针对历史上医方抢救责任过于苛严的问题,《侵权责任法》已经给予了回应。侵权责任法第60条规定,医务人员在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下已经尽到合理诊疗义务,医疗机构对患者的损害不承担赔偿责任。解读该条的关键在于把握“合理”两个字,在医疗领域,目前已经形成相当成熟的诊疗规范,然而在面对紧急情况时,医方不具备按照既定规范操作的条件,此时不能不赋予其一定的随机应变、超越规范的自由裁量权,而评估的标准不是诊疗规范,而是该条规定中的尽到“合理”诊疗义务。这实际上已经在相当程度上降低了医方的责任风险,司法审查时应当对此有充分的认识。

行文至此,我们在解读榆林的这起案件时,除了法律问题,一些事实问题也是不能忽视的,比如,产妇的疼痛是否属于生命有危险?笔者以为不能做出这样简单的判断,正常的生产一般都伴随疼痛,疼痛和生命危险之间不能建立必然的联系,所以不能以此认为医方未尽到抢救的责任。同时,造成产妇死亡的直接原因是其跳楼而非未动手术,未动手术与跳楼之间也不能建立必然的因果关系,所以不能要求院方对产妇跳楼承担责任。院方真正的问题在于没有依据侵权责任法让产妇本人行使剖腹产手术的同意权,而是以所谓的全权授权书架空了产妇这一涉及其生命和健康的法定权利,这才是酿成这起悲剧的真正原因。

笔者期待,随着侵权责任法的深入实施,医疗系统能够按照法律要求切实清理自身管理中与法不符的旧体制,从而让此类悲剧不再重演。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孙煜华 (华东政法大学) 

食药法苑

食药企业及监管者的资讯新媒体


首页 - 食药法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