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岳幕阜山12-10 20:12

摘要: 在每个人的记忆里,都有一些魂牵梦萦、难以忘却的美好回忆。我离开家乡虽四十多载,但最难忘怀的还是家乡的母亲河—



在每个人的记忆里,都有一些魂牵梦萦、难以忘却的美好回忆。我离开家乡虽四十多载,但最难忘怀的还是家乡的母亲河——汩罗江。

 我的家在三市镇爽口村汩罗江边。在我的印象中,汩罗江就如一位伟大的母亲,温婉、美丽、勤劳、智慧,她用宽厚的胸怀,拥抱着家乡的山山水水;她用甘甜的乳汁,哺育着沿江两岸的父老乡亲。

我是躺在她的怀抱、喝着她的乳汁长大的。刚滿4岁,我大哥、二哥就硬拉着我到江里学游泳,抓鱼虾、捡田螺、捉王八,一天到晚泡在水里,玩得不亦乐乎。有3次因我独自下水差点被淹死,但对江水的依恋和童年不屈的天性,并没有让我在死神面前却步,反而更加激发了我征服江水的决心和勇气。到8岁时,我已是村里小有名气的游泳高手和捉鱼高手。

1972年冬,我穿上军装离开家乡,汩罗江上历练过的乡里娃子很快适应了火热的军营生活。我先在基层连队当班长、排长和政治指导员,后调机关当参谋、干事和军报记者,1995年走上师政治部主任和集团军政治部副主任领导岗位。在34年的军旅生涯中,我三次参加国防工程施工,四次参加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五次参加抗洪抢险,六次参加大型军事演习,在苦与累、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面前,汨罗江母亲河给了我勇往直前的力量,我义无反顾,从不退缩。特别是1979年第一次参战时,我在41军司令部工兵处当参谋。战前,我带领工兵侦察分队搞侦察、摸敌情,为我军突破越军防线提供了可靠资料。战斗打响后,我深入前线指挥工兵分队破敌障碍、架设桥梁、抢修道路,为部队快速推进创造有利条件。战役后期,我带一个加强排和几台运输车向战区运送弹药,出色完成了各项任务,战后荣立三等功。

2006年8月,我从部队转业到广东省科协工作,凭着平江人敢为人先的精神,我大胆改革,开拓创新,经过几年努力,所分管的学会工作取得较大成绩,其改革经验在全国推广。

回首自己几十年的人生历程,我虽经风雨却能坦然面对,虽有坎坷却能顺利跨越,并成长为一名中高级领导干部,为国家的安危和党的事业贡献自己一点绵薄之力,除了组织的教育帮助以外,还得益于我从小在汩罗江上历练出来的胆识、毅力和勇气,得益于母亲河的哺育和培养。

怀念你,家乡的母亲河!



来源:平江乡友网,作者:杨豪标,系平江县三市镇人、广东省科协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