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从舜:王少奇烈士(七)

摘要: 作者 王从舜 作者简介:王从舜同志,中共党员。1935年9月22日出生,系王少奇烈士独生子。王从舜同志自19

11-17 04:18 首页 雄师劲旅子弟兵

作者 王从舜 


作者简介王从舜同志,中共党员。1935年9月22日出生,系王少奇烈士独生子。王从舜同志自1955年至1995年,一直从事教育工作。曾经在北京军区石家庄七一学校、北京冶金部子弟小学工作过;1960至1963年,以中央工作团成员身份到贵州工作;1963至1995年,在香河县经委,香河一中工作。1995年9月退休。

        退休后,积极配合香河县关工委,指导各中小学校、单位进行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发挥余热。2014年4月5日病逝。

王少奇烈士

(七)

 王少奇烈士(1936年照)


        

        清明节后的一个上午,一支一百多人的警防队开到县城西南盘山南面的南营村,借队伍举行野外训练之机在村里堡垒户的土炕上,包森和爸爸同董雄飞正式见面,“我能同包司令和王主任会面真是三生有幸啊!”董雄飞以军人的礼节向包森和爸爸寒暄之后表白。“人生何处不相逢,我来自陕西,你来自遵化,王主任来自香河,今天为抗日的需要走到一起来了,真是象你所说的,有缘份啊!董队长,我们共产党八路军打日本得到老百姓的真心拥护,是得道多助,我们八路军有老百姓支持,何愁抗日不能胜利呢?”包森边说着边点燃了用纸自己卷的烟,深深吸了一口。爸爸接着说:“我们知道,董队长在张学良将军的领导下任职多年,素有爱国之心,我们今天请你来一起谈谈心,好好沟通沟通思想。”包森从衣兜里掏出两本皱皱巴巴、纸面粗糙,印刷低劣破旧但是很珍贵的小书递给董雄飞,说:“这是我们八路军关于抗日的方针政策和抗日战争的策略,董队长你可以看看,一册是《抗日救国十大纲领》,署名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另一册是《论持久战》,署名是毛泽东。”董雄飞如获至宝,恭恭敬敬的把书接过去。包森喝了一口枣茶,继续讲:“董队长一定知道‘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首诗吧?大敌当前,骨肉相残,中国人跟中国人打仗,凡是具有爱国之心的人都不能容忍,都会给予严厉谴责。”董雄飞心情沉重地说:“我们三年前是战区保安队,为了救国,我们在通州举行了起义,上百名爱国男儿洒尽了一腔热血,可我们换来的是叛变,我们岂能心安理得地认贼作父?我们心中痛苦但不知该如何去做。司令员、王主任,你们就开门见山,我该怎么办呢?”包森说: “董队长,你的心情我们理解,我是想你们今后一不打八路军;二不要破坏抗日;三是要监视其他的伪军,遇有较大的行动及时向我们通报消息;四是要多做些对抗日有利的事,掩护八路军采购军火和军用物资。董队长我们的要求不过分吧?”“没问题,这四条我保证做到,只是这传递消息的事不太好办!”爸爸接过来说:“通消息的事嘛,我们考虑可以这样解决,你看可以不?我们希望把王鹤翔调到你的队部,当个参谋啥的作为你方的联络员,你们也派一个人到我们部队当个排长什么的,这样互通消息的事就都好办了,你们有事就找他,让他跟我联系!”董雄飞满口答应。以后董雄飞经常为敌我行动进行沟通,给盘山根据地提供了许多重要情报。而且部队电台用的干电池,办公用的笔墨蜡纸等日寇封锁极严的紧缺物资,都由王鹤翔等人领出来转送到盘山塔院。爸爸通过北平医学院的同学购买的医药用品,也通过警防队的汽车运回盘山根据地。就连那些因条件所限难以治疗的伤病员也穿上警防队军官的制服送到北平医学院附属医院去治疗。

        时间不太长,警防队四区队二大队队长张福禄也被爸爸他们争取过来。

        爸爸在医学院是高材生,医术是非常高明的。在八路军指战员和广大人民群众中有口皆碑。一九四零年六月二十日,爸爸和包森住在塔院东头路北的一个大院里。张润民县长和警卫战士、勤杂人员三十多人住在塔院村西头,他们正在开干部会。上午,李子光在塔院街上遇见了他二哥,手里提着几个足有脸盆大的蘑菇,李子光高兴的说:“这蘑菇真大真好!县政府正在这里开会,把这蘑菇送给他们吃吧,就当是会餐!”李子光接过来交给了县政府的人,就去别的村办事了。县政府的人买了二斤猪肉回去一块炖了一大锅,中午大家吃的非常高兴,还一边吃一边称赞说:“这蘑菇真香真好吃!”可饭后不久,他们个个口吐白沫,翻着白眼大喊肚子疼,正好这时李子光办完事回来了,看到眼前这情景可吓坏了,他急忙转身往东头司令部跑。到了司令部站岗的警卫战士不认识他,坚决不叫他进门,急得李子光同志满头大汗,大声喊:“王少奇!你们赶快去把王少奇同志给我找来!”警卫排长耿兆江听到喊声跑来了,李子光一见耿排长就急急忙忙地喊:“耿排长,快!快!快请王少奇出来,告诉他可要带着药箱子呀!”爸爸和李子光一起火速跑到县政府驻地,又是打针又是喂药,最后大家都得救了。这次要不是爸爸正好在塔院,抢救及时,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真是好险呀!

        随着以盘山、鲁家峪、腰带山为中心的游击根据地不断扩大,冀东的抗日基本区域已拓展到蓟县盘山,平谷县鱼子山、兴隆县雾灵山、遵化县城北部、遵化和蓟县边界地带,迁安县境内之滦河北、丰(润)玉(田)遵(化)边界、丰(润)滦(县)迁(安)边界等多块小块游击区,初步形成了东西两大块。以盘山为中心东到遵化县的马兰峪,西至潮白河东,长约八十公里,南起蓟县、三河县境,北至兴隆县长约六十公里。以鲁家峪腰带山为中心,东起滦河、西至玉田长城东,长约六十公里,南起北宁铁路、滦县境;北至兴隆县、承德县境,长约一百公里,建立了五个抗日联合县政权,一千六百个抗日村政权,游击人口近二十万。同时,共产党的组织得到了迅速发展,基本区的党员人数已达一千三百多人。特别是盘山根据地创建后,犹如在日军咽喉要道上插了一根楔子,严重影响其在平津唐的统治。因此,日军调集重兵对根据地进行围剿。

        不久,蓟县伪军二百余人首先进犯盘山,企图攻占八路军随营学校所在地砖瓦窑村。发觉敌人企图后,六总队教导员王文带部队在砖瓦窑南山设伏,将敌人尖兵小队二十多人全歼,其余狼狈逃窜,我缴获轻机枪一挺,长枪十多支,这是保卫盘山根据地的第一次战斗。五月十日,一场春雨过后,麦苗覆盖田垄,盘山原野像绿色的地毯,盘山的八路军也像这绿色一样向四外铺展开去。这时,正驻在平谷鱼子山西边东山庄村的包森,突然接到由爸爸转来的警防队四区队长董雄飞的紧急情报:驻北平的日军和驻在蓟县、平谷的警防队、驻兴隆的日军、满洲队大约有二千多人正在调集人马准备采取联合行动,对盘山进行春季大扫荡。时间不长,侦查员急匆匆跑来报告:北平的日军和警防队从西边和北边正向这包围过来,距离还有二、三里了。包森思考之后下令各部队撤回盘山隐蔽。一切顺利,入夜后,他们很快就甩脱了日伪军,越过平谷三十里平川来到盘山北坡。天渐渐亮了,回头一看,不好!山谷间隐隐约约出现了日本鬼子的膏药旗。咋又让鬼子给追上了呢?包森恼火了,生气的说:“欺人太甚,打掉它!”说完,他就率领特务大队登上了小盘山的山峰。小盘山在梁庄子西南边,是进入盘山北坡的制高点,特务大队在山顶上居高临下阻击敌人,从早到晚,战斗整整进行了一天,嫣红的夕阳红的像血一样,给盘山的峰峰岭岭和树木抹上了悲壮的色彩;包森率领特务大队悄悄撤出了战斗,越过几道山梁来到了盘山深处的砖瓦窑村。天黑了,部队草草吃过晚饭,由侦查员带队翻过几道山梁,绕过几个山口,走了大约二十几里山路,转移到盘山西部的大岭后,后半夜特务大队转移到大石峪隐蔽起来。可大石峪也不安全,包森带着特务大队登上大石峪东北边的二郎山,埋伏在山顶上,日军刚到山下,包森立即令埋伏在山头上的特务大队向日军开火,日军听到八路军的枪声一点都不慌乱,反而向特务大队包围过来,双方接战时间不长,狡猾的日军抢占了左侧的制高点,以优势火力钳制住了特务大队,一会儿,特务大队背后的山梁上又有一股增援的日军挤压过来,特务大队一下子陷入了背腹受敌的困境。本来有利的地形一下子变得十分凶险十分危急。包森赶紧命令:“快抢占左边制高点突围出去!”日军密集的子弹封锁着山谷,每前进一步都很困难,很多战士牺牲了,包森的警卫员董二虎也牺牲了,包森悲痛到极点也愤怒到极点。他紧紧的握着手枪,倚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把仇恨的子弹射向日军,突然,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子弹向包森倾泻过来,他突然感到一股重力狠狠的推了他脑袋一下,他重重的摔倒了,他挣扎着蹲起来,蹲在大石头的后面,双手捂着脸,殷红的鲜血顺着指缝汩汩的流下来,滴落在地上染红了山石。警卫排的战士急了,纷纷冲了过来,卫生员飞跑过来急速的掏出白纱布在包森的脸上缠了几圈,警卫员上来架起他勇猛无畏的向前冲,向外突围,终于突出包围。指战员们掩护着他直奔王庄子堡垒户杨德山家,杨德山怕家中不保险,就摸黑把包森送到东沟的仙人洞中隐蔽,这仙人洞外有天然石阵,地形复杂极不易被发现,既隐蔽又安全。为了引开敌人,部队由耿兆江率领继续转移。爸爸闻听包森受伤的消息后,亲自带着药品和粮食找到山里,李子光也赶到了,为了安全起见,爸爸和李子光商量,又将包森转移到了更为隐蔽的九华山峰西侧一个鲜为人知的山洞里,爸爸为包森做了详细检查,子弹从左下颌骨打进,右太阳穴处穿出,打伤了舌头,掉了一颗门牙。爸爸小心的用消毒水清洗了伤口,重新包扎好,又打了两针。包森的嘴肿得只能张开一个小缝,说话非常困难,吐字不清,只能勉强听个大意,吃饭时用筷子捅进一些软的食物或者用小勺喂点流食。爸爸对李子光说:“好危险!只差二三寸就要命了,子弹穿出来了,下颌骨受了伤没打碎,不过受伤的部位很重要,属重伤!”李子光关切地问:“有没有危险?”爸爸回答:“目前还不算危险,可咱们缺乏有效灭菌剂,如果伤口出现化脓就很棘手了;等伤好了以后恐怕要用开口器!”李子光忙说:“你开个单子,我派人去想办法!还有山洞里虽然能隐蔽,但医疗很不方便,要准备下山去,我来负责安排这件事。”第二天,爸爸给包森换药时刚轻轻一摁伤口,就流出了筷子粗约一寸长的好像是菌三、四条,爸爸对李子光说:“这菌很厉害,放在好肉上也能够感染,咱们消毒条件太差,没能防止,昨天开的药要赶快弄来!”李子光不安的看着包森商量:“敌人正展开扫荡,三两天不可能撤退,如果他们要封锁住药路就麻烦了,你应该下山去养伤,那里条件好,我保证安全,也接近药源,少奇仍和你一起去,为你主治!”当晚,包森下山了,半个月后,在爸爸的精心治疗下,他的伤口化脓被控制住,伤口愈合之快简直就是奇迹,没用开口器,咀嚼基本自如。不久就可以正常活动了;十几天后,敌人“扫荡”高峰已过,耿兆江带部队把包森接回盘山。包森的右腮留下一个小小的疤痕,说话和微笑时倒像个酒窝似的,平添了几分风采,以至于爸爸开玩笑地说:“老包当时如果侧着脸,子弹从左腮帮子穿出,那就一边一个酒窝了,那可就是多少大姑娘小媳妇喜欢的人造美了。”包森、李子光、爸爸站在山洞外,一片明媚的春光照耀着苍绿的山崖,峭壁上生长着小草,开着各种各色的野花,李子光和爸爸看着这员虎将走出了失败的阴影,恢复了往日的雄威,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李子光说:“老包,你负伤后,你知道我们多担心你呀!盘山不能没有你,冀东不能没有你,抗日也不能没有你呀!”包森漫不经心地说:“李老兄,我这不是又回来了吗?我这点小伤没啥大不了的,还不至于去看大胡子马克思老头去!日本没赶跑我不会死的!”爸爸紧接着说:“马老头见到你他准会批评你。包森,你不打日本到我这来干什么?我的门生不是这样的,去!你赶紧给我回去!”“是啊!不赶走日本鬼子我是无颜去见马老头的!”包森指着这个山草半掩半盖的山洞问:“咦!这个洞叫什么洞?”李子光指着前面的山谷说:“这条沟叫豹窝沟,这个山洞就叫豹窝洞吧!很久以前这里只有虎豹出没,以后有一个和尚在这里修行,再以后就有一位抗日的包司令在这里养伤了。”爸爸说:“盘山山洞很多,咱们在这打仗藏山洞、养伤、多安全呀!”包森怀着眷恋之情对山洞说:“山洞啊山洞,你让我在这养伤,你的功劳不小啊!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再见!”说完他大步流星脚步敏捷地沿着曲折的山路向西面的山峰攀登而去,李子光和爸爸也跟上来了,三人一路说说笑笑的走着,盘山深处的景色十分优美,真是令人叫绝,爸爸指着前面那块凌空伸出的大石坨说:“悬空石,你看后面数峰围绕、高耸云天,前有深渊,真乃绝境天成,原来上面还有一座山亭叫悬空亭,是戚继光建的,以后因年久失修倒塌了,可惜我们今天见不到了。”李子光也说:“那个戚继光就是明代抗击倭寇的戚继光,他在平定南方倭患之后调任蓟镇操练总兵,他也曾登上盘山峰顶观赏盘山景色吟诗抒怀!”包森说:“戚继光抗倭,我们现在也是抗倭!戚继光能把倭寇赶走,我们就更能把日本人赶走!”三个人沿着山路攀峰降谷边走边说,忽然路旁一块描红的摩崖石刻映入眼帘,“李从简曾游李靖舞剑台”,站在包森身后的李子光说:“老包,到了舞剑台了,上面就是。”一句话提起了包森的兴趣,他追问:“舞剑台?就是李靖舞剑的地方?”李子光说:“对,贞观年间李靖以元老身份为唐王李世民护驾东征高丽,途中就住在了盘山,他在游览盘山的时候登上了这个地方;北望燕山,东眺辽海,拔剑起舞,纵情高歌,所以以后这个地方就叫舞剑台了。提起李靖,真是他乡遇故知,包森的兴致更高了,自豪地说:“李老兄,你知道吗?李靖是我们陕西三原人,三原是我老家蒲城邻县,说起来他还是我的老乡呢!我在延安抗大时军事教员就给我们讲过他,他写过一部兵书叫《李卫公兵法》,对吧?”爸爸说:“对,是叫《李卫公兵法》,最让我佩服的是他的英雄气概,李靖他一边舞剑一边畅情高歌:‘陟重岗兮望四周,挈霓闪兮断虹飞,嗟嗟三军唱凯归,你看气势多么宏伟,多么豪迈雄壮啊!”包森说:“既然我们老乡登过峰顶,那我为何不也登一回峰顶呢?走,咱们上舞剑台看看去!”包森暗下决心,这回我伤也好了,就得安心同日本鬼子干一场了,他心里默默地对李靖说:“老乡,等赶走了日本人收复了国土,那时我一定要返盘山来见你这位老乡,到那时故知重见,老乡相聚,畅叙心怀,岂不快哉!”(待续)




首页 - 雄师劲旅子弟兵 的更多文章: